/踏話頭/

    我聽tioh海翁teh

/蔣為文

    對台灣史有pho.-me-a瞭解的人long chai-iaj1920年代是台灣社會政治、文化大車拼的時代。政治上除了以文鬥取代過去流血抗爭的武鬥之外,文鬥” ma因為階級、利益的無kang,發展出體制外、體制內、左派kap右派等的路線之爭。文化上koh khah chhiaj-iaj,新文學、新劇、新美術、新流行歌仔、曲盤kap影戲(電影)的流行等long toe chiuj chit班時代列車。原因是自1895年以後接受日本新式教育的新世代,到taj tu-hochhia-iaj、爭出頭的歲數;in透過日本的「跛腳教育」(殖民地特有,選擇性教育)去探望新世界的新思想,認識資本主義、社會主義kap民族主義,接受新的美學、新的音樂...Hit e年代的「新」字,確實是進步、改革kap chheng-khi-siuj e商標,毋是chitmai所謂字輩所toe-tioh-e

    日據時代台灣文學史除了有新、舊文學之爭,iau有「文學語言」之戰,主戰場是台灣話文ham中國話文。對中國人來講,使用中國話文確實etang『我手寫我口』,達到解放勞苦大眾、反對士大夫階級的目標(其實,只解放tioh以「北京話」 (Mandarin)為母語的「北京人」)。但是對台灣人來講,北京話不過是來自中國北方的一種語言;to親像「德語」、「法語」對「英語」來講,是「印歐語系」lai-tekang e語言。Chit chiong情形,beh anchoaj叫全台灣chhoekui口灶e-hiau北京話的台灣人,用「中國話文」寫「台灣文學」?這kap用「日本話文」寫「台灣文學」有啥物差別?所以hit e時代,「台灣話文」派ti文學理論上有khah佔上方,可惜1937年以後因為總督府「皇民化」運動的關係,「台語」文學的發展soah tiaj=loai

    戰後,中國的走路政府佔領台灣,1947年因為政治的壟斷、經濟的剝削、文化的衝突soah發生228屠殺,ah-koh soa=lai e白色恐怖,致使台灣人to boe-hu ana有時間創作啥物文學?Mai講「台文」,kantaj beh chhoe-tioh台灣人寫的「中文」作品,to na海底摸針hiah oh

    1970年代的鄉土文學論戰,雖然「台灣」派ka「中國」派戰kah走無路,毋過咱若檢驗hia台灣派的作品,伊的「文學語言」不過是摻寡「台語」做味素,iau是「中國話文」為主體,當然,伊會辯解講:「語言毋是重要的,重點是作品的內涵」。問題是,「語言是文學的肉體,內涵是文學的靈魂」,你kam bat聽講一個人kantaj有靈魂ah無肉體?除非是mo.-sin-a!靈魂ham肉體若be結合,永遠是文學作品的缺陷。

    80年代以後到kah 90年代,chiah正經是「台語」文學的實踐。雖然「台文」的書寫方式無一致,但是咱ai瞭解,中國白話文的書寫方式是經過明、清kui-a百冬的發展kap民國以後的規畫chiah tau-tau-a穩定落來。英語、德語等西歐國家的語文kang-khoan long是近代形成「民族國家」(Nation-state)了chiah穩定落來-e。無一個國家是先有「標準語」chiah有「國民文學」的出現,long是先有「語言文學」chiah有「文學語言」的出世。若behkah台語文標準化chiah beh giah筆起來寫,恐驚-ato aichit-peng!當然,ma毋是講「台文」koh ai kui百年-e chiah有法度成熟,但是伊一定ai ti「實踐」kap “人工的「語言規畫」之下,chiah etang提早形成一致

    我相信真che人甘願「Holo台文」書寫無一致,ma毋願看伊像「Hakka台文」(客家-台文)或者原住民anne,雖然無啥爭論,ma無啥人teh寫。我koh khah相信,咱後chit-pai台灣文學論戰的對象毋是hia e中國派,是台灣派

    「實踐」是咱siong好的論戰的劍!

    最後,特別多謝楊允言、吳焜龍提供電腦方面的saj-kang,台笠出版社的阿仁、阿惠願意做chit本冊的產婆,ma感謝爸爸(蔣發太)、媽媽(孫玉枝)kap四位兄哥(蔣榮欽、蔣榮福、蔣榮豐、蔣為志)對我從事台語文運動的支持ham贊助,ah koh其他che-chiochit本冊有直接、間接的協助的朋友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/14/1996 后山 野狼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