飲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/王昭華

    為文提一thah詩稿予我,希望我針對伊的作品,寫一寡類似評論的文字。(我敢有聽毋對?彼日仔酒有飲寡,人有淡薄仔茫...

    將為文的詩稿一頁一頁給拆開,置涼蓆頂面,一首仔一首按年月順序排落來,重訂。我蹲(ku)置書房,若親像囡仔人底sng拼圖,一塊一塊khoaj-khoaj仔鬥,鬥出為文即一路行來的思考、心內的風景,以及,詩情背後淡江老人會即棺朋友剖腹相見的美好友誼----講來頇顢,評論的文字實在寫無路來,尤其是好朋友的詩,置彼內面,我所看著的攏是日期背後彼站的伊、彼站的我、彼站的阮的少年。

    譬如92年的阿媽的sai-khia” ,彼當陣,為文應該是台文社長任內,我呢?離台文社真遠,但久久一擺經過社辦,看著冊櫥內面愈來愈濟的資料,就知影,為文又閣恬恬做了真濟代誌。93年八月份彼幾首:“tng來去過溪的三分地我有聽見,是置南鯤身所寫的,彼擺鹽分地帶文藝營真使我難忘,彼年暑假我特別有歌。Soa落去,跳夠95年四月、六月、八月,為什麼咧?...我甘願相信這93年熱天夠95年初夏的空白,為文是去戀愛、去無暝無日寫情詩----但這不過是我浪漫的假想,革命者正無像我即款小女子,愛較(khah)慘死逐工寫情書。

    95年秋天,野薑仔花開。

    為文即首詩若是一幕一幕意象鮮明的影片,請原諒我置遮做一個厚話的辯士,另做補充。是按呢,大屯山千萬年前的熔岩,流向淡水河、北海岸,形成淡水三芝即角頭的地貌,一條山溝一條山崙,一條山崙一條山溝,泉水置彼當中溫存仔流,真秀氣。就按呢,遐的清氣的水邊,熱天開野百合,騎秋開野薑仔花;遐的毋驚東北季風的崙頂,就湠出相思仔。為文偕我所khia的后山,攏是即款景致。遮濟年來,淡江的秋天已經真熟似,日時可能偕熱天差不多,但日頭一落,海風變山風就涼冷啊,暗時下課了後,校門口的阿婆開始賣野薑仔花,唯北新莊的山溝邊所割來的,清香的野薑仔花。花是阿婆的囝婿去割的,聽講愛穿雨moa雨鞋,因為蛇濟;阿婆的囝婿開車去士林夜市賣花,賣了正翻轉頭來載阿婆,阿婆花若早早賣完,道只好坐店遐等,水源街頂人來車去,更深露重,毋知阿婆會愛睏tuh龜未。

    是秋天的時陣,野薑仔花chiau開,我知影,露水漣落土是無聲無說。

    為文96年的作品像脫一重殼飛出來。

    是因為更加孤獨?成長的沈澱?抑是像果子自底就會在叢黃?只要時間夠日頭足雨水順?....為文的內心世界,對阮即棺朋友猶原是謎;伊的堅持,嘛是阮輸甲thiam thiam,對伊未著的。雖然講是好朋友,講是工住置后山差無幾百公尺,但各人有各人的生活,或者志業,久久才聚會一擺,交流。所以,看著伊的詩,特別歡喜,因為做一擺予我看著遐濟窗仔門,逐扇攏給拍開看昧,閣會有音樂跳出來,花香、海味....溢出來,未bai!總感覺為文平常時關了真an,定定予我足想欲提石頭給khian,上好khian khian破,予我會當看到伊歸仙人走出來,毋是干但探頭爾爾。

    革命者一定是傷痕累累,家常便飯。做朋友的我知影什麼祝福攏是ke的,毋免ke講。

    飲酒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昭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6‘ 5. 1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淡江后山夜雨

 

(本文台文用字尊重作者用法)